雅江| 宝鸡| 丹棱| 肃宁| 垦利| 兖州| 唐县| 莲花| 讷河| 成县| 上虞| 潮南| 衡阳市| 鄂托克前旗| 沙河| 夏邑| 大同县| 文登| 伊宁县| 大竹| 郧西| 溆浦| 周宁| 宜宾县| 香港| 福安| 六枝| 福建| 让胡路| 宁强| 阳泉| 白沙| 太谷| 大丰| 和林格尔| 繁昌| 合山| 涡阳| 淮阴| 呼伦贝尔| 凌海| 祁阳| 和田| 夷陵| 泸水| 巴青| 绍兴市| 莘县| 怀安| 瓯海| 涠洲岛| 利津| 武穴| 舟曲| 昆明| 浦江| 巴林右旗| 兴义| 怀远| 科尔沁右翼中旗| 肃南| 台北县| 徐水| 旬阳| 泰宁| 黄龙| 朝阳县| 镇康| 千阳| 金堂| 鹰潭| 玛曲| 荣县| 阿荣旗| 浦江| 镇雄| 江陵| 宁阳| 南岳| 泰安| 武乡| 台山| 铁山港| 安达| 玉门| 沧源| 布拖| 当涂| 寻乌| 南昌县| 林芝县| 泸西| 海南| 儋州| 西和| 内蒙古| 合肥| 绥阳| 中阳| 漯河| 芷江| 江城| 通化县| 黎川| 临沂| 商南| 乌拉特前旗| 库车| 黄埔| 甘泉| 泽普| 新郑| 南海| 福海| 易门| 乐陵| 防城港| 宾阳| 双阳| 高碑店| 东胜| 双江| 岑巩| 泾县| 印台| 开封市| 扎囊| 连州| 九寨沟| 宿豫| 绥德| 尼勒克| 云南| 成都| 方城| 海伦| 绩溪| 黑水| 于田| 民乐| 景德镇| 彰化| 滦南| 白城| 如东| 东乡| 普陀| 赵县| 吉木萨尔| 乐清| 抚顺市| 屏东| 吴堡| 光山| 嘉峪关| 泗洪| 塔城| 头屯河| 云浮| 青阳| 隆昌| 科尔沁右翼中旗| 伊吾| 临淄| 剑阁| 保定| 南安| 澳门| 清徐| 当雄| 清流| 安平| 红星| 留坝| 万盛| 东丰| 刚察| 高陵| 贾汪| 谷城| 合阳| 会泽| 贵港| 巴中| 祁连| 富源| 泌阳| 图木舒克| 若羌| 肥东| 辛集| 开鲁| 彰武| 隆子| 永德| 衡阳市| 阿勒泰| 什邡| 漾濞| 贡山| 光泽| 靖边| 茂港| 祁阳| 塔河| 神农顶| 吴川| 顺德| 锦屏| 陈仓| 天全| 马关| 海口| 垫江| 洮南| 桓台| 铁力| 惠州| 太康| 古田| 上高| 肇源| 凤庆| 莱芜| 康乐| 宁南| 内黄| 蒲江| 京山| 固阳| 峨边| 防城港| 怀柔| 巴马| 商城| 扶绥| 宜阳| 迁西| 枝江| 灵寿| 阳泉| 克什克腾旗| 德安| 曲江| 阳高| 秭归| 薛城| 富阳| 东港| 龙湾| 绍兴县| 子洲| 连州| 瑞丽| 黄龙| 宾县| 永胜| 赵县| 江永| 岢岚| 曹县| 邵阳县| 雁山|

· ERCP微创技术 不用开...

2019-07-19 08:16 来源:宜宾新闻网

  · ERCP微创技术 不用开...

  参军后,历任红军二十一军团六十二师政治部宣传员,第一八六团青年干事,红三军团第四师第二十团、第十一团青年干事,红军后方政治部青年干事,红十三军团政治部青年干事、青年部长,红十五军团第七十三师第二一七团政治委员,八路军一一五师三四四旅六八七团教导员、团组织股长,三四四旅独立团政治处主任,八路军野战政治部青年科长,八路军总部特务团政治委员,八路军总卫生部政治部主任,八路军冀中警备旅政治部主任,晋绥军区八分区政治部副主任、主任,晋绥军区八分区副政治委员,晋绥军区独立第七旅政治委员,第一野战军第一军第三师政治委员。他1957年任装甲兵副司令员,主持了我国第一代主战坦克装甲车辆的研制工作,为建设人民装甲兵做出了重要贡献。

  解方同志1936年4月加入中国共产党。  解放战争时期,他历任新四军兼山东军区后勤部副部长、山东野战军供给部部长、华东野战军供给部部长、华东军区供给部副部长、第三野战军供给部部长等职,参加了鲁南、鲁中、莱芜、孟良崮、临驹、南麻、泰安、济南、许昌、洛阳、开封、淮海、渡江、南京、上海等战役战斗。

    陈德先同志是第五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新中国成立后,他任华东军区干部管理部任免处处长、江苏省军区干部部部长、江苏省军区副政治委员、济南军区后勤部政治委员、山东省军区第三政治委员兼山东生产建设兵团政治委员等职。

  他坚决拥护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的路线、方针、政策,在思想上政治上和行动上与党中央保持了高度一致。土地革命战争时期,他历任排长、游击队队长、连长、科长、县军事部部长兼独立营营长等职,参加过攻打长沙、平江战斗和湘鄂赣地区三年游击战争;抗日战争时期,历任作战参谋、大队长、团政委、旅副政委等职,参加了解放淮南、六合、天长、盐城、江阴等战斗;解放战争时期,历任师参谋长、师政委、军副政委等职,参加了苏中七战七捷、涟水、莱芜、孟良崮、豫东、睢杞、淮海、渡江、解放长山列岛等战役战斗;新中国成立后,先后担任军政委、福建省军区政委、福州军区政治部顾问等职,为加强部队革命化、现代化、正规化建设呕心沥血。

  秦化龙同志,因病久治不愈,于1991年6月29日在北京不幸逝世。

  他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

  在长期艰苦的革命战争中,他英勇作战,身先士卒。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他经常深入部队调查研究,为部队的后勤建设和政治思想建设作出了积极的贡献。

  ”  康健民同志,因患心脏病突然恶化,经多方抢救无效,于一九七七年一月十八日上午九时三十分在银川逝世,终年六十岁。

  他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历任班长、排长、连长、营长、团政治委员、团长,旅长、师长、军长等职。

  新中国成立后,他率部参加了湘西剿匪作战。

  解放战争时期,他历任支队长、县委书记、区委书记、兵团后勤部长,参加了挺进大别山、淮海、渡江、解放大西南等战役战斗。

  新中国成立后,他为部队的革命化、现代化、正规化建设倾注了大量心血。后来,国民党一六五师和保安团,到处说八路军有一个“袁老虎”团长,可惹不起啊!  从此,袁老虎这个绰号在广大边区盛传着,就连八路军总司令朱德同志、副总司令彭德怀同志,也称袁渊同志为“袁老虎”。

  

  · ERCP微创技术 不用开...

 
责编:
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运营商降价缘何“吃力不讨好”?

  肖前同志是中国共产党第九、十、十一次全国代表大会代表。

  日前三大运营商先后宣布大幅度下调“一带一路”沿途及其他国家地区的国际漫游资费,同时针对用户流量消耗日益增长的趋势发布了高额流量优惠的新套餐,此举又招来骂声一片。为何运营商的价格调整政策,总是“吃力不讨好”?

  真降价还是假降价?

  每次三大运营商公布降价方案,总会有网友质疑所谓的“降价”只是调整价格标准的表述方式而并没有实质性的资费下调,是运营商“换汤不换药”的“文字游戏”。那么,运营商的降价行为是否真的只是在“耍花腔”呢?

  首先从三大运营商的国际漫游资费调整来看,此次资费调整涉及的国家与地区之多、下调幅度之大(部分资费下调幅度高达92.9%),确实是前所未有的。特别是为了响应国家“一带一路”发展战略,对沿线相关国家和地区的国际漫游语音资费进行了实质性的下调,不可不谓是“用心良苦”。

  其次从与大部分消费者刚性需求相关的流量资费来看,中国联通率先面对中高端的流量重度消费用户推出了“冰激凌”套餐,主打流量“无限量”使用;而中国移动也在近日宣布推出类似的“任我用”套餐。这些高流量套餐推出的背后,是用户高速增长的流量需求在不断推动。

  以中国移动为例,2015年整体无线数据流量业务量为2495PB,2016年增长到5681PB,增长率高达127.7%;无线数据流量收入从2015年的1954.9亿元增长到2016年的2832.3亿元,流量收入增长率仅为44.9%,与流量业务增长率的高增长相比落差明显。按照此口径统计,中国移动的流量业务实际单位收入从2015年的0.073元/MB下降到2016年的0.046元/MB,下降幅度为36.4%,不可不谓是“真金白银”。

  真实惠还是假实惠?

  既然运营商是“真刀真枪”推动资费下降,那么为何每次推出降价方案都会招致骂名?

  首先,实惠并非人人得享。因为对于消费者,必须切身感受、享受到真正的实惠,降价才对其有意义,否则真降价也可能招致消费者的不满。像此次调整国际漫游资费、国际长途资费以及之前推出的闲时时段优惠等看似优惠力度大,但实际上并非每个消费者都有国际语音服务的需求,也并非每个消费者都能够在凌晨的网络闲时时段来享受低价,因此这样的降价很难让广大消费者有切身体会。

  其次,消费者对于“提速降费”的系列优惠缺少客观、理性的认知,期望值被盲目抬高,运营商形象被刻意丑化,更使得消费者对此的认知雾里看花,使得“真实惠”在消费者看来也是“假实惠”。因此,我们应当从客观的第三方数据来衡量我国的通信资费是否真的下降、在国际上究竟处于何种水平。

  国际电信联盟(ITU)每年会公布《衡量信息社会报告(Measuring the Information Society Report)》,用真实客观的统计数据对比在不同发展条件下的不同国家及地区、不同运营商的通信发展和资费水平。在这份报告中,以500M无线流量消费作为分析对象,以流量消费在人均国民总收入(GNI)中的占比来分析,从纵向时间维度来看,2014年中国市场的数据是0.89%,2015年则为0.78%,由此可见下降幅度明显;从横向区域维度来看,2015年英国市场和德国市场的数据分别是0.25%和0.28%,美国市场和日本市场的数据是0.83%和2.37%,可见我国的无线流量消费水平虽然高于欧洲发达国家,但也明显低于美、日的水准。从全球178个国家和地区的排名情况来看,2015年中国名列53位,处于相对领先的地位。

  从上述数据对比可知,近年来我国通信市场的资费确实实现了逐年有效下降,也让消费者享受到了真正的实惠。

  降价必然带来多赢?

  资费标准的下调,在一定程度上有利于刺激消费者提升消费量,也就是实现“薄利多销”。但实际上“多销”并不意味着消费者使用行为的无限扩展,正如饭店中菜品打折会引发消费者多消费,但不等于菜品打一折、消费者的胃口就相应扩大10倍。以流量为例,当消费者的使用习惯趋于稳定之后,流量的消费量又从何提升?只能是依靠移动互联网应用与服务的进一步完善和丰富来扩大,例如提供更加高清的视频和音乐、细化用户数据采集并提供更加人性化的互动等。

  但是,移动互联网应用与服务质量的提升,提升的是其自身的价值,对于提供纯管道的运营商并没有实质性的价值提升,而移动互联网应用与服务的价值提升,必然促使价值链的重心进一步向OTT提供商们倾斜。因此,运营商必须面对的是进一步“提速降费”和进一步交出价值链话语权之间的矛盾,如何真正实现多赢,恐怕单纯依靠4G向5G的进化、依靠连接数量的进一步扩大是远远不够的。

请关注:

相关阅读


安装掌中聊城手机客户端今日通信



聚集4G手机应用业界焦点

版权与免责声明:聊城新闻网是聊城报业传媒集团所属《聊城日报》、《聊城晚报》刊登新闻及其他作品的唯一授权使用单位,上述作品电子版的版权均为聊城新闻网所有,严禁任何网站擅自转载或盗用。任何网站转载聊城新闻网作品,需事先征得本网书面授权,并注明“来源:聊城新闻网,作者□□□”等字样。版权合作联系:0635-2921007
群强村 八孔 红河 彭镇 温泉村
安纳布尔纳峰 柑桔所 拉咪乡 三盛七塑厂 小垭乡